2022年05月21日  星期六

全国服务热线:010-8639-2199 09:00--17:30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共享经济,渐行渐成熟

发布日期:2021-03-16 发布机构:电子商务应用发展中心

共享单车、共享汽车、共享充电宝……你还记得第一次使用“共享”的场景吗?2015年被称为“共享经济元年”,如今,共享模式走到第5个年头,曾经的新鲜事物变得稀松平常,一些成了我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一些逐渐无人问津,而针对共享模式的监管也正不断强化。 

茁壮成长,“共享”让生活更便利

提到共享,合肥市民戴健的第一反应是共享电单车和网约车。

28岁的戴健是一家猎头公司的业务员,大部分时间在外联络客户,“距离五公里以内的,我就骑共享电单车过去;再远一些,就乘坐网约车”。

写字楼、商场、小区……比起刚问世时的“一车难求”,如今的合肥街头,随处可见共享单车的身影。出门前10分钟在家用打车软件提前约好车,也成为不少年轻人的出行习惯。潜移默化中,共享已改变人们在城市中的出行方式。

回首共享充电宝诞生之初,其被调侃是“伪需求”;如今,它却成了不少人出门在外的“刚需”。

在收银台边租借一个充电宝再进餐厅挑选座位;在车站等候区租个充电宝,边打游戏边候车……从餐饮、购物、电影院到高铁站、飞机场,摆放共享充电宝的场所越来越多。位于合肥市银泰城四楼的一家餐饮店前有两个共享充电宝机柜,加起来能提供30个充电宝。餐厅前台服务员告诉记者,最高峰时,一天约有20多人租用充电宝。

共享住宿也在近几年茁壮成长。9月2日,记者浏览多家共享住宿平台发现,合肥、黄山等地房源丰富。“我有两套40多平方米的小公寓,再加上我朋友的两间屋子,2017年,我们合伙把房子改造了一番,开始对外出租。”房东阿西家住在黄山市黎阳in巷街区附近,他告诉记者,受疫情和前段时间雨水影响,今年生意不太好,但目前国庆节的房屋预定情况不错。统计数据显示,我国共享住宿市场交易额从2017年的120亿元增长到2019年的225亿元。

国家信息中心发布的《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报告(2020)》显示,2019年我国共享经济市场交易规模为32828亿元,比上年增长11.6%;共享经济参与者人数约8亿人,参与提供服务者人数约7800万人,同比增长4%。2016年到2019年,网约车用户在网民中的普及率从32.3%提升到47.4%。

值得一提的是,与这些共享模式一同“成长”的还有价格。记者走访合肥街头发现,共享单车的收费标准由每小时1元提高到1.5元至3元;共享充电宝的每小时收费也从最开始的1元左右涨到了4元左右。有关专家认为,企业入场时通过“烧钱”获取用户,如今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等行业的市场格局趋稳,用户获得充分体验并养成习惯,商家之间的厮杀结束,共享行业已经进入商家和用户博弈的阶段。

大浪淘沙,一些“花式共享”销声匿迹

几家欢喜几家愁,时间倒退到2017年下半年,合肥约有4家共享汽车品牌入驻。9月1日,记者尝试登录4家平台发现,仅1家可正常租借车辆。

据了解,有一些共享汽车品牌已退出市场。他们的退市,还引发了一阵投诉热潮。“自去年9月开始,我们陆续接到‘小明出行’押金长期不退还的投诉。我们也就此事多次约谈‘小明出行’所属的安徽智行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要求退还用户押金。”安徽智行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原所在地合肥市经开区市场监管局消费投诉部负责人胡红梅告诉记者,今年3月,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再次联络时,通过登记的住所无法联系,随即依法将公司列入经营异常名录。胡红梅透露,截至目前,共帮助300多名消费者追回了押金,“‘小明出行’的崩盘主要源于上游资金链的断裂,直接导致其无钱返还用户” 。

除了资金链问题,频频出现的安全、风险与法律问题或许也是共享汽车身陷囹圄的原因之一。记者搜索共享汽车相关讯息发现,有关酒后驾驶、肇事逃逸、拒绝处理违章甚至恶意破坏的新闻屡见不鲜。

曾经在合肥不少商场门口能见到的共享雨伞如今也不再多见。9月2日,记者登录多家共享雨伞平台发现,合肥地区鲜有可查询到的借伞地址。记者根据其中一处地址来到潜山路上某酒店大堂,伞架上20把雨伞仅1把被借走。在酒店附近,记者又随机采访了多名市民对共享雨伞的看法。“合肥的雨天不多,感觉不太用得上。”“如果像共享充电宝一样,到处都能找到还伞地点的话,下雨天时会考虑借一借。”……市民李思齐直言:“押金贵吗?如果没还伞,岂不是等于买了把伞,还是别人用过的旧伞。”总体上,公众对共享雨伞的知晓度和认可度不高。

共享马扎、共享篮球……随着共享经济的兴起,一些“花式共享”项目陆续进入公众视野,但市场对这些共享的价值一直存在质疑。有关专家认为,共享经济应当是对闲置物的再利用,但目前市场上存在的问题是不断地“生产”共享物品,并非真正的共享。同时,一些重资产、过度投放等共享运营模式弊端明显,过度依赖资本,一旦资金出现问题,就会难以为继。从业者应摆脱资本热捧与营销炒作,走向理性,在分享平台上做深做透,才能找到真正清晰的发展焦点和盈利路径。

由乱到治,既要鼓励创新又要加强规范

共享经济的监管水平也在不断发展。据合肥市城市管理局考核中心主任李大勇介绍,今年合肥市城管部门加大共享单车管理力度,在3月初开始的共享单车“瘦身行动”中,全市共享单车总量从50余万辆减少到31万辆;经过2个月的“清废行动”,全市累计清理出近2万辆废旧共享单车。“这些有利的举措,不但得到了广大市民的广泛支持,也在很大程度上优化了城市骑行环境,让共享单车成为解决市民出行‘最后一公里’的好帮手。”李大勇说。

黄山市去年开始实施《关于促进徽州民宿规范发展的指导意见》,实行“分级管理、分类指导,一窗受理、联合审核,宽进严管、有序发展”的原则,从治安管理、消防安全和禁止性等多个方面提出了民宿的开办条件,重点明确治安管理安全条件和消防安全基本条件。

一些趋于成熟的共享企业,也通过不断升级、转型,致力于为消费者带来更好的体验。

“每次上车后,都有提示音提醒我注意行车路线、核对车牌信息,建议在后排落座,还提到了乘车过程会全程录音。”经常乘坐网约车的合肥市民叶萍说,近几年乘车体验变化不小,尤其提示音中提到的一些安全举措,着实让自己安心了不少。

滴滴出行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合肥地区投放单车2.5万辆,电单车4.5万辆。“利用大数据运算和预测,我们加大了在车辆管理上的投入,分析用户的出行习惯和场景偏好,使车辆调度更合理,一方面方便了用户用车,另一方面也提升了路面车辆运营管理效率。”该负责人说。

《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报告(2020)》预测,未来3年共享经济的年均复合增速将保持在10%~15%的区间。虽然大浪淘沙,一些细分领域的共享模式被市场淘汰,但共享经济仍有发展潜质。日前,国家发展改革委等13个国家部门联合印发《关于支持新业态新模式健康发展 激活消费市场带动扩大就业的意见》也重点强调,培育发展共享经济新业态,创造生产要素供给新方式。

记者了解到,一些新的共享模式也在孕育中。合肥市蜀山区不久前上线“共享停车场”,国购广场、汇金大厦、总商会大厦、青阳路停车场等200多家停车场在“快龟”App开放了共享车位,探索共享停车模式,缓解市民停车难题;在合肥市区的一些商业广场,“共享童车”悄然上线……这些共享模式能走多远,还有待时间考验。


关于我们 联系电话:010-8639-2199

苏ICP备17000330号-1 Copyright © 2021 数字经济发展与研究中心 版权所有